【巴黎】塞納河舊書攤

沿著塞納河漫步在巴黎左岸,很難不注意到聖母院南邊一帶的舊書攤。從拉丁區一路走到聖米雪廣場,隨處可見這些販賣舊書刊、雜誌、明信片和海報的綠色鐵質小攤位,早已和聖母院融爲左岸風光的一部分。

舊書攤的老闆們法文稱之為bouqinistes,都是由巴黎市政府發放執照才有辦法在這塊遊客密集的寶地,佔有一席之地。據説塞納河畔有兩百五十個書攤,而市政府那裏隨時都有一到兩百位等待接手書攤的候補名單。

但別以爲舊書攤的生意很好做,最近看到一份報道說近年來隨著網路書店如亞馬遜的崛起,舊書攤也深受影響。以前只能在舊書攤找到的冷門書和雜誌,現在只要點一點滑鼠就可以上網輕鬆買到,恐怕之會加速這些舊書攤沒落的命運。也許,對舊書還存有熱忱的bouqinistes也許還可以撐著,但在這資訊輕易取得的今天,舊書攤的前景並不怎麽光明。在網路帶來便利的同時,是不是也帶走了翻閲舊書的觸感和它老舊的氣味,和老闆面對面的接觸。只希望的是,十年二十年後的左岸,還會看到它們的身影。
 

【巴黎】Le Chamarre (下)

 

Le Chamarre的兩位主廚Antoine Heerah和Jerome Bodereau,都曾經在明星主廚Alain Passard的米其林三星餐廳L’Arpege服務過。之後兩人學成下山自立門戶,共同創立了Le Chamarre餐廳。Heerah主廚出生模里西斯、Bodereau則是法國人,兩人將傳統法國料理結合這熱帶島國特有的香料和食材,創造出一道道熟悉卻帶有異國風情的菜色。Chamarre在法文意思是”顔色鮮豔”,形容的不只是餐廳所使用的手工彩色玻璃水杯和器皿,也描述了每道菜仿佛調色板般,透過兩位主廚的創意,揮灑了美味的色彩。


Langoustines du Guilvinec Cuites et Crues, Royal d’Oursin et Langues, Tuiles de Poutargue 

令人期待的前菜終於上桌,我點的是Guilvinec蝦姑兩吃,一種是切成薄片配上醃鯡魚卵生吃,另一種則是香烤再配上海膽和海膽舌白醬。兩種截然不同的吃法,都呈現出來自布列塔尼Guilvinec漁港蝦姑的鮮度和甜味。濃郁的海膽白醬配上香甜多汁的烤蝦姑,簡直是絕配,尤其是海膽白醬真是恨不得把它整碗給它舔得一乾二淨~~~


Asperges Blanches, Marlin Fumé et Pomelos avec Vinaigrette Passion 

minami點的則是白蘆筍配上醃燻槍魚、柚子和百香果醬。大得不像話的水煮白蘆筍,卻鮮甜多汁完全沒有苦味,口感纖細。配上醃燻槍魚的鹹味、柚子的清香、和百香果的酸果味,味道實在很搭,主廚的創意在這道看似簡單的菜發揮得淋漓盡致。


Cochon de Lait Fermier, Peau Croustillante, Galantine de Tête Epicée, Carottes et Navets Nouveaux Glacés au Miel 

接著是主菜,我點的是農村飼養脆皮烤乳豬,配上豬頭皮(沒錯,就是豬頭皮)Galantine、蜂蜜紅蘿蔔和菜頭。經過服務生詳細的講解,才知道Galantine(照片中圓型有點像乾貝的東西)是用豬頭皮包了絞碎的豬頭肉,在高湯煮過後再拿去煎,吃起來脆脆的蠻特別的。至於烤乳豬,吃起來口感跟我們的烤乳豬差不多,味道則是濃厚的香料味,跟甜甜的蔬菜意外地很搭而不會油膩。


Pièce à Rôtir de Veau de Lait, Coeur de Sucrine Braisée, Echalotes Confites et Jus de Cuisson

minami點的主菜是烤小乳牛,配上燉煮萵苣、醃小蔥頭和肉汁。烤小乳牛肉質纖細多汁,配上醃小蔥頭濃郁的香氣,也是令人難忘的一道菜。用完精彩的前菜和主菜,餐廳的客人才逐漸變多,服務生也開始忙碌起來,但也會不時過來喵一下我們的用餐情況或者幫我們倒水,一星級餐廳服務真的相當有水準。

可能是廚房有點忙得不過來,主菜用完之後的甜點卻遲遲未到。其實,這時候的我們已經飽到不行,所以這點延遲卻可以給我們一點休息喘息的機會,讓我們有時間空出那第二個甜點的胃。。。  不愧是米其林眷顧的餐廳,服務生不久後便送上一道我們沒點的覆盆子冰淇淋加蜜糖地瓜,說是主廚因為上菜太慢,特地招待的。主廚對客戶滿足的用心,真是叫人感動不已,說什麼撐死都要給他掃個清光~~


Tarte Onctueuse au Chocolat et Grué de Cacao, Glace Caramel au Beurre Salé 

minami的甜點是巧克力塔和鹹奶油焦糖冰淇淋,濃稠的巧克力不太甜還帶有可可顆粒,微苦的算是大人的口味。minami說巧克力雖然好吃,但她還是比較喜歡Modica的版本。冰淇淋香濃可口,沒三兩下就吃完了。


Savarin Retour de Fès Aux Fruits Confits et Gelée de Cointreau, Glace à la Semoule de Millet et Miel, Sucre Light Muscovado 

我的甜點是Savarin海綿蛋糕、醃水果、柳橙酒Cointreau果凍、小米蜂蜜冰淇淋。Savarin海綿蛋糕是取名於十九世紀法國有名的美食家Jean Anthelme Brillat-Savarin,澆上甜酒味道頗甜,小米蜂蜜冰淇淋味道綿密順口,為晚餐帶上甜甜的句點。

正式的甜點過後,服務生又送上配上餐後咖啡的小糕點和灑上粉紅色爆米花的布丁。但這時的我們實在是撐到不行了,咖啡都不點的情況下有點辛苦地吃完。酒足飯飽的我們帶著微醺的腳步,和對Le Chamarre的美好回憶滿足地離開。

Le Chamarre
13, Boulevard de la Tour-Marbourg
75007 Paris
Tel: 01.47.05.50.18
午餐40€起,晚餐65€起
http://www.lechamarre.com/

【巴黎】Le Chamarre (上)

這次出發到巴黎之前,碰巧看到rickson對Le Chamarre餐廳讚美有佳,於是就決定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去看看米奇林星星餐廳到底是怎麽一回事。由於米奇林三星餐廳的價位實在是貴得令人咋舌,對我們這些賺新台幣花歐元的可憐中產階級來說,吃一頓足至少要花掉半個月薪水,所以就選擇了這家米奇林一顆星的Le Chamarre餐廳。

在出發前透過e-mail跟餐廳預約晚上八點的晚餐,從餐廳的用優雅禮貌的法文回信,仿佛就可以感受到所謂米奇林餐廳對服務品質的重視,讓我們在到達巴黎的時候,對這頓第一次的米奇林體驗滿懷期待。

預約當晚,我們搭了地鐵到La Tour Marbourg地鐵站,沿著銀杏樹林立的La Tour Marbourg大道輕鬆步行約五分鐘就到達外觀不是很起眼的Le Chamarre。走進餐廳,西裝筆挺的服務生幫我們帶位到面窗的位子。此時餐廳只有我們兩個顧客,望出窗外初夏的巴黎天色還是一片光亮,於是提醒自己下 次晚餐應該預約九點以後比較適合~~

舒服地就位之後,我們各點了蘭母雞尾酒和甜白酒Riesling作爲餐前酒,接著女服務生便遞了菜單給我們。幸好,菜單上很體貼地加上英文註解,服務生也很體貼地用流利的英語為我們講解菜單上的内容。一般上在法國餐廳最令人煩惱的點菜部分卻很順利地進行,一點壓力也沒有,這份為不擅法語的外國人的貼心,在我心目中為Le Chamarre加分不少。

點完了菜,服務生送上Amuse bouches(法文意思是“挑逗味蕾”),一道是馬鈴薯配上鮪魚泥和碎青蔥,另外一道是烤麵包配上煮淡菜和酸黃瓜。兩道看似平凡,吃起來卻充滿驚喜,尤其是酥脆烤麵包配上淡菜的鮮味和酸菜的清脆,口感和味道的融合更是精彩。

不久之後,服務生送上了麵包和奶油。看似簡單無奇的奶油,濃郁的味道和適中的鹹度,配上酸麵糰麵包和法式棍子麵包兩種不同咬勁和口感,簡直是恰到好處。我和minami異口同聲都認爲這是我們吃過最棒的奶油,甚至遠勝過於之前在北海道買的發酵奶油,真是恨不得想問服務生他們家奶油是哪裏買的~~

用過麵包來清清味蕾之後,緊接著是第二道Amuse bouches,一共有三道菜,用漂亮的玻璃和陶瓷器皿呈現,同時挑逗視覺和味覺,在前菜還沒上桌前敲起漂亮的前奏。

引用
rickson – Le Chamarre

【巴黎】心靈的二手書店 – 莎士比亞書店 Shakespeare and Company

“Some people call me the Don Quixote of the Latin Quarter because my head is so far up in the clouds that I can imagine all of us are angels in paradise.”  – George Whitman

有人說我是拉丁區的唐吉訶德,因爲我的腦袋總是雲端中,讓我以爲我們仿佛都是天堂中的天使。” – 喬志・維特曼

看過 [愛在日落巴黎時] 的人,應該會記得電影開頭的那一幕,傑西(伊森霍克)在一間舊書店舉辦新書發表會。在他正接受記者的訪問的時候,卻不知道睽違九年的席琳(茱莉蝶兒)正躲在老舊的書櫃當中偷偷地在瞄著他。九年前,他們兩人在維也納度過難忘的一夜,而在人事已非的多年以後,就在這間老書店再次相遇、重新拾回失去的青春片斷。

而那間老舊的書店,就是位于拉丁區rue de la Boucherie的莎士比亞書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莎士比亞書店的前身是由Sylvia Beach於1919在rue de l’Odeon開始經營,一直到二次大戰前的1941年才被納粹德軍被迫結束營業。

當時的莎士比亞書店可說是巴黎的在英美文壇中心,當代有名“失落年代”的作家如海明威、Ezra Pound、F. Scott Fitzgerald等都常來光顧,而海明威在他[流動的響宴]書中也不時提起這裡。莎士比亞書店收藏了高水準的書籍,甚至可以找到當時在英美遭禁版的書。Beach也時常幫助年輕有爲的作家如海明威,甚至出版有爭議的書,例如James Joyce的Ulysees。

1951年,喬志・維特曼(George Whitman)在左岸近塞納河畔、眺望聖母院的37 rue de la Boucherie開了Le Mistral書店。維特曼靠著一筆遺產買下了這塊不可多得的好地點,用了從不識字的美軍坳來的軍人書卷,換取“失落年代”作家的書,開始了書店的經營。書店在開幕後也開始吸引新一代的作家如Allen Ginsberg、Gregory Corso、William Burroughs,成爲了波希米亞氣氛濃厚的左岸的文壇焦點。

隨著Sylvia Beach在1962年去世,維特曼將書店改名為Shakespeare and Company。當時雖然也有不少的名作家進出書店,維特曼仍然希望發掘他的明日之星海明威,於是開設了“風滾草飯店”。他在二樓的圖書館中鋪設了床鋪,供年輕的窮作家免費住宿,條件是每天要讀完一本書和在店裏面幫忙。

維特曼估計這些年來約有一萬多人曾經住過風滾草飯店,而每一個都留下照片和簡短的自述,如今已編成一本本厚重的留言簿。其中年輕時曾在這裡留下腳步的,也不乏有名的作家如Anais Nin、Henry Miller和Lawrence Durrell。他們的簽名書、信件和照片都還散落在書店的角落中。

在書店的二樓牆壁上,用醒目的大黑字寫著莎士比亞書店的名言:”不要對陌生人冷漠他們搞不好就是喬裝的天使。”,道出他遨遊世界各地後的人生觀。書店的經營雖然已經交由他女兒Sylvia Beach Whitman (取名來紀念原莎士比亞書店的老闆),如今高齡91嵗的維特曼聽説還不時會到店裏,說不定你還有機會跟他坐下來聊天。他搞不好還會跟請某台灣作者一樣,請你杯喝酸梅汁哦。

Shakespeare & Co.
37, rue de la Boucherie
http://shakespeareco.org/

PS. 沒機會去巴黎沒關係,到這裡也可以虛擬遊玩莎士比亞書店哦。

【西西里】Torre d’Oriente (下)

第二天中午,我們又回到Torre d’Oriente報到。帶著眼鏡斯文的服務生(回來瀏覽餐廳的網站才知道原來是老闆之一)一眼就認出我們,親切地幫我們帶位。今天的中餐時間,除了我們之外也只有另外一桌看起來是吃商業午餐的當地人,所以餐廳氣氛也更顯得輕鬆寫意。今天因爲是自己過來吃飯,面對滿是義大利文的菜單,也只能邊查字典邊回憶起Marco昨晚幫我解釋的彩色來點菜。

就這樣,我們分享了一道前菜,然後各點了一道Pasta和肉類海鮮。前菜是蔬菜派配羅勒Ricotta 起司(Tortino di Verdure e Ricotta al Basilico),上面鋪了薄薄半透明的腌鱈魚Bacala。蔬菜派味道相當清爽,搭配Ricotta 起司非常搭。腌鱈魚單吃略鹹,配蔬菜派一起吃就剛剛好。

minami點的Pasta是馬鈴薯糰子配蔬菜和小番茄 (Gnocchi Patate finocchietto con pomodorini dive e triglie)。QQ的馬鈴薯糰子充滿咬勁,搭配番茄蔬菜和橄欖油雖然看起來有點單調,可是味道卻是一流。

我點的則是義式餃子Ravioli配茄子、番茄、羅勒和Mozarella起司。餃子包了茄子和其它蔬菜,配上Mozarella起司絲和橄欖油,味道清爽,不像在台灣吃的義大利麵總是淋上濃郁的番茄或白醬,吃不到幾口很快就膩了。

昨晚看到B&B老闆夫婦點的明蝦和牛菲力,而吃得津津有味,我們也發誓吃不到就不離開Modica,於是也依樣畫葫蘆點了同樣的菜。果然,Modica附近的新鮮山珍和海味遇見經驗豐富的廚師,結果是毋庸質疑的。minami的串烤明蝦鮮紅慾滴,見證了東西新鮮就不需要任何複雜的調味,簡單就是美味的道理。

牛菲力也是不遑多讓,當地的牛肉味道濃郁豪邁,只可惜要開車所以沒點紅酒,要不然就更完美。吃完第二道主菜之後,我們都已經撐得說不出話來了,只好含淚捨棄甜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