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東京車站一番街

到東京旅行的人,難免會想買點伴手禮給親朋好友。但是如果玩得太兇路上忘記買,或者是行程太緊湊來不及買的話,跑一趟東京車站地下的“東京車站一番街”,一定可以讓你輕鬆一次購足不止東京、甚至日本各地的名產。東京車站是JR鐵路各路線的起點,是東京的重要交通樞紐,站内除了市内的山手線、中央線等之外,當然還有連接日本各地的新幹線以及前往成田機場的成田快線(Narita Express)。所以,在回國前從東京車站搭成田快線到機場,順便搞定伴手禮,是個省時又省力的方法。

東京車站一番街位於東京車站的八重洲改札口出去的地下一樓。据網站說,一番街中的“一”,就是將“一”級棒的購物、美食體驗聚集在“一”個地方,同時一番街也是改札口出去的第“一”個商店街,這個名字也取得頗具用心。

説到土產方面,一番街可說是聚集了東京和日本各地的名店,包括Castella蛋糕名店的長崎福砂屋和日本橋文明堂、水果糕點的京橋千疋屋、淺草羊羔老店舟以及和果子名店的龜屋万年堂等。

日本武俠小説作家池波正太郎生前鍾愛的資生堂西餐廳(Shiseido Palour)在這裡也開了分店,我也衝著池老的名氣買了兩盒原味和芝麻口味的起司蛋糕回去品嘗,起司的濃郁口感正好搭配了它高級的身價(一小盒三塊裝的起司蛋糕要787日幣

不只是日本的名店,連國外的名店也在這裡湊熱鬧。曾經在巴黎看到大排長龍的Paul麵包店,像不到竟然會在這裡看到。

吃過日本和果子的人也許會發現,日本人的東西往往是注重包裝,味道卻平平。總理大臣小泉純一郎最近在國會改選中獲得大勝,郵政改革計劃獲得全民認同,這個東西也可以當成和果子的賣點,真是只有日本人才想得出來。

紀宮清子公主下嫁公務員選擇成爲平凡人,平凡無奇的和果子也可以撒上金粉,麻雀變鳳凰。

東京車站一番街
http://www.tokyoeki-1bangai.co.jp/index.html

【東京】百貨地下美食街

愛吃的人來到日本,絕對不能錯過百貨的地下美食街。有些人或許會問,地下美食街台灣也有啊,可是台灣的百貨或許可以將形式和商品引入台灣,但複製不出來的是日本這裡的活力和對美食擺飾的用心。就像很多在台灣打哈日牌的東西一樣,虛有其表,内在只是半桶水,就是感覺少了一點什麽。

當然,日本的一些東西也犯了虛有其表的罪、東西好看不好吃的罪,但假如從商品行銷的角度來看,日本人透過有形和無形的包裝,讓我們這些消費者感覺自己不單是買東西吃,而是買一個美食體驗。就算東西不好吃,起碼付錢的時候,看著店員細心的幫你包得漂漂亮亮的,就已經讓你感覺不錯了。百貨地下美食街,就把這種包裝的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

這一天來到高島屋新宿店,到了午餐時間正煩惱要吃什麽,就乾脆到地下美食街看看。除了各種各樣的美味便當、壽司和輕食之外,正巧碰到了他們正舉辦的北海道美食展。在東京就吃得到北國的美食,不禁讓人有賺到的感覺。

箱館的男爵馬鈴薯做成的大可樂餅,炸得漂亮的金黃色,想必是外皮酥脆、内餡是香濃熱呼呼的鬆軟馬鈴薯泥。有三種類口味,蟹肉、鮮蝦和帆立貝。



不愧是高貴的男爵,價錢也充分表現它的氣質。

北海道有名的鮮奶也有代表,來自道南的駒岳牛乳,產品包括低溫殺菌牛乳、冰淇淋和起司,買了一瓶牛乳來喝,果然香濃順口,不愧是來青山綠水的北海道。

還有函館的鮭魚卵,顆粒分明閃閃誘人的,可惜不能就這樣當午餐吃,殘念。

再走一圈,午餐終于有著落了!十勝的帶廣有名的豬肉蓋飯也有代表。雖然不是元祖的Panchou,相信味道應該不會差太遠。

瞧,人家都說是“十勝引以爲傲的終極豬肉蓋飯便當”,怎麽能不買來吃看看呢?雖然是有點貴,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實在太餓,所以輕易被可愛的小豬和宣傳標語誘惑,買了一盒。

高島屋地下室貼心的擺了一些桌椅,供顧客用餐。我也準備好好享受這份終極豬肉蓋飯便當~~v

嗯…
肉太厚咬不動…失敗!
醬太甜完全蓋過肉的味道…失敗!
飯太冷粘成一團…失敗!
唉~~美夢破碎
希望元祖的不是這副德行,要不然就哭死了。。。

【京都】大相撲和吸油面紙

昨天轉開電視,看到日本大相撲台灣場表演賽正在進行橫綱入土表儀式的時候,竟然看到一個、不、三個熟悉的面孔!橫綱朝青龍、幕之内力士高見盛和北勝力竟然都同時穿著京都有名吸油面紙Yojiya的“化妝圍布”(化妝圍裙是由相撲選手的贊助廠商提供,上面都綉著廠商的商標,每個平均要價兩百萬日幣左右)。台灣的評述員大概沒去過京都,笑稱怎麽力士的圍布上會有美女圖案!

的確,在大相撲這種雄赳赳的“重量級”運動,怎麽會出現女性愛用的美容聖品呢?尤其看到三位力士在戴著“美人頭”表演橫綱入土表儀式,實在是有點怪怪的。後來到網路上搜尋以下,果然Yojiya早在去年已經是相撲迷人人皆曉的名字了。原來在2005年的秋場所中,也出現過力士穿戴三色Yojiya化妝圍布出場,掀起媒體和相撲迷的熱烈討論。

【巴黎】巴黎爵士地窖和地雷

爵士迷假如到了巴黎不去聽現場爵士演奏,就好比回教徒到了麥加不去朝聖是一樣的道理吧。自爵士開始盛行的時候,巴黎在美國爵士歌手和樂手的心中,就像一直都佔有特別的感情。法國的聽衆是第一個將爵士表演者視爲真正的藝術家,並且給與他們在美國無法得到的廣泛愛戴和仰慕。因此,巴黎也成爲了許多爵士樂手表演、錄音和生活的首選城市。

和巴黎的衆多的餐廳一樣,爵士俱樂部所呈現的“菜色”從傳統的swing, cool jazz到現代的fusion, acid,也參雜了異國音樂的元素,讓人目不暇給。當然,爵士樂手和歌手的程度猶如主廚的好壞,好的表演者帶你到上爵士天堂讓你仿佛和Ella和Louis Armstrong共舞,爛的則讓你開始想念聽隔壁老王洗澡時的高歌。這次巴黎的行程,我們到了天堂,同時也狠狠地跌到谷底。

巴黎的爵士俱樂部大都聚集在第一區、瑪黑區、拉丁區和聖傑曼區。這次我們第一個走訪了離飯店最近的Caveau de la Huchette(Caveau是地喾的意思)。Caveau自1946年開幕後,就有不少知名的爵士樂手如Sidney Bechat和Lionel Hampton在此表演,可說是在巴黎演奏紐奧良爵士和Be-Bop的重要場所。

通過窄窄的rue de la Huchette,希臘餐廳摔盤子的聲音和沙威瑪烤肉的香味充斥了感官,不到兩分鐘就到了門口。跟門口眼睛好像有點怪的大淑買了入場卷,我們就走下昏暗的階梯,來到了地喾。地喾的一邊是舞台、另外一邊是lounge區,中間則是寬大的舞池。Caveau de la Huchette除了是爵士表演場所,也是開放觀衆展現舞姿的場所。我們到達的時候正是表演休息時間,穿著舞鞋的帥哥美女和不怎麽帥的男女已經開始起勁地跳起捷舞、吉魯巴和自己發明的“自由式舞蹈“,氣氛和一般的爵士俱樂部大有不同,多了幾分活力。

演奏不久後就開始,今晚是來自美國的小喇叭手兼歌手Joey Morant和他的band的演奏。小喇叭的功力不用說,他的唱功也是一流,模仿起Louis Armstrong低沉沙啞的聲音也如同Louis轉世一樣傳神。演奏的曲子大多是swing爲主,台下的舞者當然也痛快地以流暢的捷舞回應,水準一點也不輸專業國際標準舞者,minami也被邀請去跳捷舞,氣氛好不熱絡。

我甚至也被一位好像未進化完成的黑人老兄慫恿下去跳舞,當我拒絕之後他也開始模仿起爵士樂手的唱腔,自娛娛人。旁邊喝得有點醉意的英國老兄正在説服對桌的墨西哥人英國國家的多厲害,一定會贏世足賽(當然我們知道結果)。這樣的氣氛,一直持續到淩晨一點左右,待Joey Morant以《玫瑰人生》收場,我們才不捨地離去,留下舞池中意猶未盡的舞者繼續跳到天亮。

隔天,逛完孚日廣場的我們在尋找瑪黑區有名的Falafel店途中,又意外發現一家叫7 Lezards (七隻壁虎)的爵士餐廳,正好有爵士表演。記得在網路上看過有人推薦這家,等吃完Falafel之後回頭就進去看看。萬萬想不到,就這樣踩到了地雷。

位在餐廳地下室的表演區,觀衆大概只有十來個人。節目表上明明寫著是爵士歌手、鋼琴、鼓和薩克斯風的表演,但從頭到未都沒看到薩克斯風手的蹤影,從一開始就有被騙的不祥預感。從表演一開始,女歌手以好像一半在吟詩、一半在演唱的方式表演,似乎是在用爵士的唱法詮釋現代詩。

我雖然說不上是什麽聽爵士樂的高手,但至少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麽樣的爵士,而這種“前衛”的表演方式,實在叫人難以接受。但更讓人受不了的是,鋼琴手不但是看譜彈奏,而且完全沒有爵士的感覺,與其說是彈鋼琴,不如說是捶打鍵盤。鋼琴手、歌手和鼓手好像都各玩各的,完全沒有默契可言。三人中最有爵士風範的黑人鼓手,看起來也滿臉不爽的樣子,表演到一半的時候來了一段精彩的鼓solo,好像在告訴其他兩人:“這才是爵士,懂嗎”?

坐在我們對面的一對男女也受不了,先認賠離開。我們忍受了大概不到一個小時,也離開了這爵士地獄,散步看聖母院的夕陽去。

Caveau de la Huchette
5, rue de la Huchette
Paris 75005
全年營業,晚上9:30營業
表演10:30~01:00
週日至週四: 11Euro
週五、週六: 13 Euro
飲料另計

7 Lezards
10, rue des Rosiers
Paris 75004

【京都】錦市場 – 打田漬物

談到京料理,當然不能不提漬物。所謂漬物,一般指的就是腌製的蔬菜,典型的和風腌製法是使用鹽巴、醬油、味噌、醋、甜醋、酒糟或者米糠。從這些腌製方法,產生出許多特有的漬物,例如福神漬、松前漬、奈良漬和腌梅干等。而其中代表京都的就是千枚漬、柴漬和酸莖。

錦市場的代表應該算是這家打田漬物吧。一桶桶裝滿鮮豔的漬物豪爽地擺在店面前,讓你豪不懷疑他們的專長。從千枚漬、柴漬、腌蘿蔔等等,這家可說是應有盡有。在還沒踏進京都的漬物店前,還真沒辦法相像再純樸不過的腌菜也可以做得這樣有聲有色。

根據京都府漬物協同組合(即京都府漬物協會)的網站描述,漬物不但可以增進食欲,還可以透過膳食纖維的攝取來抑制癌症的發生。漬物中的乳酸菌是一般乳製品的十倍,而且可以停留在腸胃更久以產生作用。

大家可能有聽過每口食物最好能夠咀嚼至少三十次以上才算健康,而吃腌製的菜頭比吃水煮菜頭需要多十倍的能量,除了可以活化腦中血液循環,還可能讓你的性格變得更積極(那不是都吃腌菜頭就好了 )

打田漬物
京都市中京区錦小路通柳馬場西入ル
全年無休
營業時間 9:00~18:00

【京都】錦市場 – 三木雞卵

記得2004年禽流感傳到日本,許多養雞場被迫處理掉大量的雞隻和雞蛋,而造成了這方面嚴重的缺貨。那時候甚至看 到NHK報導蛋價上漲,而造成日本民衆廣泛的不便和困擾,可見雞蛋在日本人的飯桌上已經是極爲重要的食材。根據2002年的統計,日本是繼中國和美國世界 第三大的雞蛋生産國,而全國的總產量高達250萬噸。

日本人愛好吃蛋,更尤其是生吃。從意大利麵到白飯,加顆半生熟甚至生的蛋,用生蛋黃來為食物增加濃稠感,在日本是很常見的吃法。秋天到日本,更會看到許多餐廳和快餐店推出“月見”菜單。所謂“月見”,就是在菜肴上面加顆煎蛋或者是溫泉蛋,而且蛋黃當然都是半生熟的。

當然,雞蛋也有煮熟的吃法。而最具代表性的應該就是蛋捲吧。而來到錦市場,三木雞卵就是蛋捲的代名詞吧。蛋捲在日語叫Dashi-maki,Dashi就是高湯,而Maki就是卷的意思,所以嚴格上應該是叫高湯蛋捲。

三木雞卵的做法是用新鮮的雞蛋,加上用利尻島昆布和嚴選的柴魚片熬煮出來的高湯和本釀造的醬油,再透過師傅熟練的功夫做出美味蓬鬆的高湯蛋捲。站在店前看師傅們在爐子前一字排開,用純熟的動作專心一致地煎出一個個漂亮的蛋捲,“職人”的技術讓人看了不得不讚嘆。三木雞卵除了蛋捲之外,也販賣生鮮雞蛋和溫泉蛋。愛吃蛋的你,怎麽能不來三木嚐鮮呢?

高湯蛋捲 :530日幣(中),800日幣(大)
野菜蟹肉蛋捲:800日幣
溫泉蛋:4個300日幣

三木雞卵
京都市中京区錦小路通富小路西入ル東魚屋町182
営業時間:9:30~17:30
定休日:全年無休

【京都】錦市場 – 麩嘉

麩嘉位於錦市場中的錦小路通堺町交界,是麩的京都老店。其實這家是錦市場的分店,本店位在二條城附近的上京区西洞院椹木町。麩嘉自江戶時代後期創業,從初代的大和屋嘉七以來,代代為御所獻上御用麩,可見其產品的傳統和品質。麩嘉的名字,也是取自於初代的嘉七。



麩自古代從中國傳入作為僧侶的料理素材。在安土桃山時代一般常被使用,直到今日也成為了京料理和精進料理(寺廟素料理)不可或缺的食材。麩,其實就是凝固後的麵筋。製作方法就是將小麥粉用水和,用流水洗掉澱粉質,留下小麥蛋白。再混入糯米粉蒸熟就完成了。



麩的滑潤口感和淡泊口味,與京料理的清淡滋味搭配得剛好,更有人說麩的製作本身是跟著京料理的創造發展共同成長。在生麩中加入艾蒿、栗子、芝麻、蕎麥等材料再和勻,也可以享受彩色和微妙口味差別的樂趣。甚至還有色彩鮮豔的“手鞠麩”,被當成藝術品來欣賞呢。

麩嘉也製作了這類型改良式的麩菓子,名叫“麩嘉饅頭”。那就是將海苔加入生麩中,再包入甜度適中的紅豆餡, 再用葉子包起來再蒸熟。加入海苔的生麩吃起來相當彈牙,麩和餡有諧調的感覺,濕潤的口感也很棒。麩嘉饅頭一個賣兩百日幣,到此一游的話可以坐下來,邊聽店 裏的流水聲,邊品嘗老店的傳統菓子也蠻不錯。

麩嘉
京都市中京区錦小路通堺町角
営業時間:9:30~17:30
定休日:毎星期一・從二月到八月的最後的星期天

【京都】京的廚房 – 錦市場

市場位於京都市中心,是京都主要的生鮮市場,俗稱“京都的台所(即廚房)”。自古以來,流著清冷地下水的錦小路通, 提供了古都的魚雞肉食材。直到今日,從家常菜的Obanzai到京料理的食材,這條長四百公尺的小街兩側的商店都一應俱全。假如京料理傳承了日本烹飪傳統 的精髓,那麼錦市場就是它的幕後推手。



2005年初秋來到京都,原本想說不夠時間到錦市場,竟然在喝完伊野田咖啡之後,沿著堺町通正要走回四條通的路上走到了這裡。從堺町通往南的方向走來,就看到錦市場彩色的看板,下面就是以可愛型的平安貴婦臉為商標的京麩嘉(下一篇會有詳細介紹)。



進入錦市場,就看到兩側的商店整齊地沿著錦小路通展延,台頭就看到在平成5年(1993年)蓋好的獨特彩色屋頂。錦小路通從西側的高倉通,橫跨堺町通、柳馬場通、富小路通、麩屋町通、御幸町通到熱鬧的寺町和新京極商店街。

來到這條京都人稱為“錦”的小街,除了供應當地人的生鮮食材如魚類、肉品、醬菜乾貨等之外,也有不少家販賣熟食的店鋪。愛好美食的我們就算剛吃完早餐,到了這裡也不禁會邊走邊吃,沿路品嚐了麩嘉的麩饅頭、丸龜的天婦羅和中央米穀的美味飯糰。

說到中央米穀的飯糰,那應該是我吃過最棒的飯糰吧。米飯芳香可口,吃起來Q勁十足卻又粒粒分明,真的不愧是 米的專賣店。中央米穀除了販賣一般的米之外,每年秋天都會全國走透透,收集那年最優良的米來販售給客戶,可見其用心。假如要體驗一下京都在地的生活和味 道,不妨早上來趟錦市場。還有,最好先不要吃早餐。。。

中央米穀株式会社
京都市中京区錦小路通柳馬場角
營業時間:9:30~18:00
定休日:每月第二和第四個星期天

【京都】散步京都


三十三間堂

我的日文老師酷愛攝影,而他最愛的題材莫過於京都秋天萬紫千紅的景色。從一張張充滿秋意的照片中,秋天的京都一直都是必定要拜訪的地方。趁2005年雙十國慶的連假,雖然未是楓葉轉紅的時機,匆忙地隨著其他愛國的台灣同胞們活像逃亡似地搭機出國,遠從平安京為台灣加油(?)


茶碗坂

minami很貼心的送了我一顆新的Sigma 18-200mm鏡頭當成生日禮物,讓我可以更好補捉旅途中的每一刻 (其實是因為自從摩洛哥回來後,我們覺得300D的EF-S隨機鏡頭實在是有點…嗯…不夠用)。備有更好的望遠功能,也嘗試拍多一些當地人日常生 活的照片(摩洛哥和西班牙的建築物拍了太多的關係吧)


祇園

之所以會選擇自助旅行,可能是因爲喜歡透過散步來體驗當地的生活,觀察地方的脈動。尤其像京都這樣的古都,看似平凡的小巷都可能隱藏意想不到的驚喜和感動。能夠漫無目的隨便亂晃,是團體旅行不可能做到的一種奢侈吧。


黃昏的三年坂

就像某日本台播過的“電車散步”系列一樣,那種隨性而可以深入當地生活的感覺,真的蠻不錯的。這種日本人稱 爲“burari”的散步,跟台語的“黑白走”感覺有點像。旅行,不一定都要看大遊行、壯觀的風景吧。不妨放慢腳步,暫時忘掉自己遊客的身份,試著當一天 的在地人也不錯。


裝扮藝妓


清水寺


錦市場外


京都車站

【東京】站立式壽司

正深陷七月到九月的假日乾涸期,好不期待十月份雙十國慶和中秋連續假期,計劃去東京一趟。說到東京,又忍不住想起那間站立式壽司店的火烤鮭魚握壽司那令人感動流淚的美味~~


壽司,可說是日本飲食文化的結晶。將四面環海的日本島所被賦予的新鮮海產食材,搭配和食文化棟梁的米飯,用壽司師傅長年累積下來的刀工和捏制功夫,編織出一首首濃縮於一口的美味協奏曲。看似簡單的一道料理,背後卻隱藏了日本料理節目常說的“深奧”的味道。

在東京,當然不乏品嘗壽司的機會。從動輒上萬日圓的銀座“久兵衛”到一盤一百的廉價回轉壽司,配合各種預算的店可到處都是。高級壽司點的味道當然是毋庸置疑的,但對於荷包不怎麽寬裕的凡夫俗子,又不想吃料太小、轉了n圈味道打折的回轉壽司,又該怎麽辦?

答案就是“站立式壽司(立ち食いすし)。就像車站月台上的“站立式蕎麥麵”(立ち食いそば)一樣,食客在狹窄的店裏一字排開站著吃東西。因爲空間狹小、租金較便宜的關係,所以可以讓顧客吃到便宜、新鮮、料好又實在的壽司。

在JR五反田車站東口附近的江戶前“魚河岸日本第一壽司”,就是這麽一家“站立式壽司店”。魚河岸標榜的站立式壽司,是要“回歸到壽司的原點”、讓顧客享受屋台式的飲食體驗,品嘗現握的壽司。

走進店裏,服務員便熱情地帶領你到位子(應該說站立的位子),遞上熱毛巾後面便詢問要喝煎茶還是來杯生啤酒。狹長型不到十坪的小店面,大概只能站十來個顧客,站在壽司台後面的三位壽司師傅已經在專心地為客戶捏制壽司。

位 子站好,師傅在你面前擺上新鮮的葉子,準備幫你捏壽司。魚河岸的好處,就是可以讓你像是在高級壽司店一樣跟壽司師傅面對面單點想要吃的壽司,然後仔細觀察 師傅親自為你捏制的過程。點菜的方法很簡單,每樣壽司(除了手卷以外)都是以兩塊為單位,每次需要點兩種,吃完再點。假如不知道要點什麽的話,指著面前擺 放壽司料的玻璃櫃也是一樣可以點菜。

師傅背後的墻上都掛著當天食材,而且產地都寫得一清二楚,因爲幾乎都是每塊75日圓,所以都可以放心 的給他點下去。料大新鮮又實在,特別推薦火烤鮭魚握壽司,師傅將握好的鮭魚壽司用噴槍快速稍微烤焦,再加點柚子醋大根泥,鮭魚的甜美油脂配上柚子醋的微酸 清香,好吃得說不出話來。吃了十幾塊美味的壽司,結帳不到一千五日圓,以東京的消費來説是無法置信的便宜。

魚がし日本一 五反田店
東京都品川区西五反田1丁目7-1
五反田プラグマGタワー 106号
TEL 03-3495-2283
http://www.uogashi.jp/shop_c1.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