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Tokyo Midtown – be boulangépicier

be boulangépicier在巴黎於2002年開幕之後,這個後起之秀不斷引起話題。隸屬法國名廚Alain Ducasse餐廳王國一員的be,將麵包店(boulanger)和美食商店(épicier)合而為一,在主打新鮮出爐的傳統法國麵包的同時,也販售香料、醬料、果醬、巧克力和義大利麵等美食商品。麵包是由麵包達人Eric Kayser監製,都是在現場製作烘培,使用的都是高級的材料,價錢也比一般的麵包店貴些。

Tokyo Midtown的分店,櫃檯採用白色系,而用餐區和牆壁以木材為主,結合了傳統法式的穩重感和現代時尚感,感官上讓人相當舒服。這裡也設置了自己的烘培室,現場用餐的顧客可以透過玻璃窗口,邊吃邊欣賞麵包師傅的表演,讓價錢不算便宜的麵包多了點「附加價值」。因為晚起的關係,大夥兒都還沒吃早餐,於是點了該店推薦的油皮棒(Sacristain)、書本麵包(Livre)和可頌麵包,在店裡用餐。

Sacristain是長條型的油皮麵包,外皮裹了一層焦糖,脆脆地卻又不太甜,相當好吃。

Livre顧名思義,就是用一層層的麵皮,疊成一本書的形狀。吃的時候一頁一頁撕下來吃,味道比較普通,似乎是趣味性較佳。

可頌雖然不及Pierre Hermé和Gérard Mulot的那麼令人折服,但也算不錯了(可能是牛油放得不夠)。拿鐵則是平平,始終還是不能習慣日本遍酸的咖啡。

延伸閱讀:
艾倫與凱西的生活Lounge: 巴黎十家最棒的麵包店
Chocolate and Zucchini: Brochette De Mini-Sandwiches

【東京】Tokyo Midtown高級甜點 – Sadaharu Aoki, Jean-Paul Hevin, NoKA

在東京,任何的產品只要和巴黎扯上邊、再加上幾句法文,就變得身價不凡,崇尚名牌的日本人(尤其是年輕女性)更是像虔誠的教徒般,心甘情願把鈔票乖乖地貢給這些來自巴黎的「洋菓子之神」。這次在東京的時間,剛好接近情人節,在新宿高島屋和伊勢丹地下美食街,第一次親眼看到OL(女性上班族)大排長龍買名貴巧克力的盛況,不禁要讚嘆情人節為日本的巧克力市場所帶來的龐大商機(2007年的營業額高達700億日幣),也終於了解為什麼巴黎有名的巧克力和糕點店都進駐日本。

Tokyo Midtown身為東京的最新時尚地標,當然也不惶多讓。在Galleria的地下一樓,也進駐了巴黎的名店如Alain Ducasse的be boulangépicierSadaharu Aoki (青木定治)、和Jean-Paul Hévin。一樓則是貴得嚇人的NoKA Chocolate

Patisserie Sadaharu Aoki是由旅法日籍糕點師,青木定治在成功拿下巴黎糕點名店一席之地後,凱旋歸國於東京最新開幕的店(其他兩家分別在丸之內的新國際大廈和新宿伊勢丹)。年僅四十歲的青木,自從2001年在巴黎糕點激戰區St. Germain des Près的rue de Vaugiraurd開了第一家店之後,目前巴黎和東京各開了三家店舖,日法兩地的人氣始終未減。青木定治的成名作是日法合璧的抹茶千層派(Millefeuille macha)和抹茶泡芙(Éclair macha),把日本的味道帶到了巴黎,同時也把巴黎最時尚的糕點帶回東京。

Tokyo Midtown的分店也繼承了PSA品牌的白色系裝潢,除了糕點之外,也賣macarons、巧克力、蛋糕和餅乾,產品較隔壁的Jean-Paul Hévin齊全多了(畢竟自己是日本人的關係吧),但可能是因為剛從巴黎回來的關係,所以沒引起我們太大的興趣,店裡走了一圈就出來了。除了販賣處之外,這裡還設置了餐飲區,提供了輕食和店裡的甜點讓顧客享用。

Jean-Paul Hévin比起巴黎的店鋪,面積明顯小了許多,產品也局限於巧克力和少數的糕點如巧克力éclair。物以稀為貴,價錢也自然不會便宜,粗略算了一下,大概是貴巴黎約一半以上。儘管如此,入口還是看到不少日本小姐排隊買「本命用巧克力」。

在日本的情人節,女生都依照慣例要送巧克力給男生,而且送的巧克力分「義理用巧克力」和「本命用巧克力」兩種。「義理巧克力」是要送給工作上的男同事和主管,而「本命用巧克力」是送給真命天子的。經過調查,日本女性的「義理巧克力」平均預算是每個852日幣,而「本命用巧克力」的預算則是2986日幣,可見像Jean-Paul Hévin和Pierre Hermé等名店鎖定的是「本命用巧克力」這塊市場。

假如你嫌Jean-Paul Hévin的巧克力太貴的話,那樓上的NoKA Chocolate肯定會讓你跌破眼鏡。源自美國達拉斯的NoKA巧克力,嚴選來自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等地最高山峰的可可亞園的可可亞豆子,標榜了如葡萄酒般強調「地域性(terroir)」的「單一可可亞」巧克力。走進猶如Tiffany’s般高貴珠寶店的小店鋪中,大家好奇的眼光都聚集在一盒兩塊精美鐵盒包裝,八千多日幣的Grand cru truffles黑巧克力。每一顆約金莎一半大小的巧克力,一口就把一千多大洋融化於舌尖,這個應該就是所謂的「奢侈」吧。

正當我在玻璃櫃前嘖嘖稱奇,到底什麼樣的人會買這麼貴的巧克力時,剛好聽到身邊的中年男子一聲「那就買了吧!」,他身邊的年輕妹眉也隨之嬌滴滴地應了一聲「嬉しい~(人家好開心喔)」。。。

【東京】Tokyo Midtown – 初見


Galleria B1的休息區設有桌椅,剛好可以邊歇腳邊吃東西

離上次拜訪東京的短短一年間,這個焦慮不安、一直拼命建設的城市續六本木之丘(六本木ヒルズ)和表參道之丘(表参道ヒルズ)之後,又蹦出了一個讓有錢有閑的上流社會(セレブ)揮霍、和像我們這種沒什麼錢的遊客朝聖的Tokyo Midtown(東京中城、東京ミッドタウン)。由三井不動產於2007年3月竣工的Tokyo Midtown,佔據了曾經屬於日本防衛廳在港區的19.4公畝土地,成為了六本木的休閒、商務、住宅新地標。


Galleria的挑高天井,充足的採光感覺相當舒服

Tokyo Midtown可分為室內的Galleria和Plaza、以及戶外的公園綠地Garden,同時也結合了六星級的Ritz-Carlton飯店。這次由於是採較休閒的步調,花了一整個下午也只逛完了Galleria;Garden則是到公園散個步,主要的景點如21_21 Design Sight也沒進去參觀。五層樓高的Galleria,商店(大部分都是名牌)占了一至四樓,而B1則是美食商店街。hagar比較喜歡哪個樓層,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姑且先看照片,美食街的詳細報導隨後就到。

整體來說,Tokyo Midtown的面積、商店分佈和路線規劃讓人覺得還蠻好逛的,不像六本木之丘的商店散落各處,不集中的感覺;也不像表參道之丘那樣商店太少又走道狹窄,有點壓迫的感覺(逛完Tokyo Midtown之後又重返表參道之丘,果然有點快窒息的感覺)。


隨處可見,向天井伸展的竹子


經過的日本人都不禁要停下來敲一下竹子,看看是不是真的


Galleria名牌店林立,彷彿可感受一下那些日本綜藝節目愛訪問的名流是如何消費的


Galleria的商店樓層-高級、沉穩、有點昏暗

延伸閱讀:
Tokyo Midtown官方網站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Tokyo urbanism project is hard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