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今夜誰來晚餐 Jim Haynes Sunday Dinner

週日的晚上,從四號線Alesia地鐵站走出來,確認了一下地圖,往rue Alesia走了約五分鐘,來到了指示中的rue de la Tombe Issoire。正要開始找83號,猛然注意到對面,緊靠在一間幼稚園外牆的巨人,臉龐似笑非笑地向著右邊,彷彿已經告訴了我答案。走到挑高的綠色鐵門前,將指示的密碼輸入後,左邊的小門應聲開啟,便走了進去。

沿著昏暗的巷口走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一排兩層樓高的工作室(atelier)。其中一間是燈火通明,門口點著幾盞簡單的蠟燭燈,不用說,這裡就是我來晚餐的地方。工作室是兩層的樓中樓,樓下是客廳和廚房,和外面的中庭一樣,是晚餐的地方,一個吃飯、聊天、交新朋友的地方。

客廳中寬大的紅色沙發後的牆壁,掛滿了明星和政治人物的黑白照,如甘迺迪、瑪麗蓮夢露、劇作家貝克特,後才知道都是知名攝影師I.C. Rapoport的作品。書櫃上也擺放著一堆書,作者都是今晚的主人,歡迎買回家閱讀。

由於時間比預定的八點還來得早,工作室裡只有零星的幾個客人。而坐在廚房邊凳子上,身穿紅色廚房圍裙、滿臉泛白鬍子,活像聖誕老公公的和藹老爹,正是今晚的晚餐主人-吉姆・黑尼斯(Jim Haynes)。也許是因為我是當晚唯一的亞洲人的關係吧,還來不及自我介紹,吉姆就已經叫出了我的名字。

「你就是K吧。讓我看看,K….K…啊,就在這裡!」

他用螢光筆把我的名字從手中的來賓名單畫掉之後,立刻轉向我,迅速地把我介紹給周圍其他人。

「這是Bill,快跟他聊天吧!那個是Kenny、Kelly、Shamus、還有。。。你們趕快聊天吧,不要只杵在那裡~」老爹輕快了地唸出所有在場客人的名字,快得讓人記不起來。他到底是怎麼記得了那麼多人的名字?答案:他已經有三十年的經驗了。

吉姆是何方神聖?

他出生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就是被Katrina颱風侵襲的紐奧良所在的州)、在委內瑞拉上國中、並且在蘇格蘭的愛丁堡服軍役。吉姆原本打算在愛丁堡念大學,但結果開了一間叫「Paperback Bookshop」的小書店,除了買書(包括當時的禁書)之外,也舉辦了文學晚會、戲劇表演、展覽和設置咖啡廳,在當時一度轟動了保守的愛丁堡社會。

他在1963年創辦了Traverse Theater實驗戲劇團,如今是愛丁堡最受尊敬的劇團。他在三年後身無分文移師到倫敦,在無數的朋友和交情的協助下,又創立了London Traverse Theater Company。他同時也創立了「藝術實驗室(Arts Laboratory)」,吸引各界的音樂家、藝術家和戲劇家(其中更包括 David Bowie, Yoko Ono 和John Lennon)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共同創作。

1968年五月,正逢巴黎的五月風暴,吉姆也剛好身處在拉丁區。當學生和鎮暴警察衝突的時候,愛好和平的吉姆選擇離開,他說過:「我對正面衝突毫無興趣。我在倫敦的時候常說,與其拿個棍子敲警察的頭,不如請他和他老婆出去吃飯」。那時候,他也在剛創辦的巴黎大學(University of Paris VIII)任教,教的是「媒體學」和「性政治學」,一教就是三十年,直到1999年退休為止。

就在巴黎的這段時間,在一個偶然巧合下,一位寄宿在吉姆家的房客,為了要報答他讓寄宿之恩,自願幫他和他的朋友準備晚餐。那頓三十年前的週日晚餐,總共來了二十五人,但週日的晚餐卻一直延續到現在。三十年來,除了每年夏天吉姆到愛丁堡參加藝術節之外,都是風雨無阻,星期天晚上八點,吉姆家見。只要你剛好星期天晚上在巴黎,無論你是誰,只要打個電話或發封e-mail給吉姆,都隨時歡迎。

從冬天的約四五十人,到夏天的上百人盛況,吉姆的週日晚餐已成為了巴黎最特殊的聚會之一。在這三十年的晚餐中,吉姆估計大概邀請了超過十萬個客人到他的工作室,其中促成的戀曲、婚姻、友誼更是不勝枚舉。吉姆雖然是孤家寡人,但鮮少是一個人住。無數的背包客和朋友常寄宿他家,也成為週日晚餐的好幫手。辦了三十年的晚餐會,吉姆還是樂此不疲,親切的老爹笑容背後那60年代的嬉皮和平精神依舊堅健在。他曾說過:「每一個邂逅就像滴入池塘中的一滴水-你無法預測它產生的波紋會到什麼地方去」。

而我呢?從沙拉、到主菜、到甜點的短短三個小時間中,我認識了一個居住南法Aix-en-Provence二十五年的美國人、另外一個在越南河內教戲劇的美國青年、一個來自倫敦並且熱愛新加坡美食的出版商、來自巴黎的物理學家和幫證劵交易所寫程式的工程師、一個來自澳洲的男裝設計師和一個居住過阿拉斯加的美國阿桑,還有更多沒機會交談的餐客。大家坐在沙發上聊、站在廚房周圍聊、在外面冷颼颼的中庭邊抽菸邊聊,一直到近半夜才慢慢散去。離開之前,也和老爹約好,下次再來巴黎,一定會再吃晚餐。

記得下次假如你週日剛好在巴黎的話,打個電話給吉姆,邀請自己來晚餐吧。你會遇到誰呢?

Jim Haynes
83 rue de la Tombe Issoire
75014 Paris
Metro: Alesia

附註:吉姆的週日晚餐於每個星期天晚上八點至十一點舉行,除了八月份的兩三週之外都照常進行。假如你想參加的話,請直接打電話給吉姆01 43 27 17 67、透過他的網站送e-mail給他來確認你的名字和來賓的人數,建議在週五或週六先約好,讓他有時間準備。吉姆雖然沒有公開收費,但假如你想表達一份心意的話,請把你想捐的錢(大概的行情是每個人25歐元),放進一個白色信封、寫上自己的名字,再交給吉姆就可以了。

延伸閱讀:
Sunday dinner at Jim’s
Sunday suppers: If you’re in Paris, you’re invited
The Eternal Optimist

祈求

激情過後,祈求一切恢復平靜,所有的亂象和惡鬥中止。雖然無法投票,但能夠見證這個在台灣民主史上關鍵性的一刻,對一個從未有機會投票的新加坡人來說,是彌足珍貴的。真心祈求,台灣明天會更好。相信她一定會更好。

【巴黎】O-Chateau品酒課

自從迷上了漫畫「神の雫(神之水滴)」之後,開始對葡萄酒產生興趣。身處在葡萄酒王國之首都巴黎,彷彿走入了葡萄酒的大觀園。對於葡萄酒菜鳥hagar來說,面對餐廳裡密密麻麻的酒單,總是覺得像隻迷途羔羊般,等待被難喝又昂貴的酒宰割的命運。要進一步了解葡萄酒,看書雖然是一個途徑,但紙上文字不能喝,我的想像力也沒有神咲雫(神之水滴的主角)那麼神奇,可以在2001 Château Mont-Pérat看到演唱「波希米亞狂想曲」的皇后樂隊。幸好,偶然在網路上找到巴黎市區內也可以上葡萄酒的品酒課,而且地點離公寓還蠻近的,於是就在線上報名。

O-Chateau於2004年由年輕法國侍酒師Olivier Magny創辦,提供英語品酒課,客戶群主要是來自英美的英語系的遊客。Olivier是法國侍酒協會(UDSF)的認證侍酒師,曾在南法蔚藍海岸的Grand-Hotel du Cap-Ferrat (大前研一在「旅行與人生的奧義」書中大力推薦的高級飯店)當任該飯店侍酒師,更和法國史上最年輕的米其林二星主廚Edouard Loubet合作過。他目前也擔任協和廣場(Place de la Concorde)上的五星飯店Hotel de Crillon的客座侍酒師,同時也為巴黎Time Out雜誌編寫葡萄酒專欄和經營部落格,被稱為「葡萄酒的傑米奧利佛」(外型和說話速度跟本尊還有真點像~)。

O-Chateau位於第十一區République地鐵站附近舊工業區的四樓閣樓中。雖然大樓有附設電梯,但電梯門口貼的告示提醒大家這只限載貨用,所以就只好乖乖地走樓梯。

O-Chateau是舉行品酒課的地方,同時也是Olivier的住家(人有三急的時候上的洗手間是他臥室的浴室),工作和娛樂(?)並存,相當有意思。

不出所料,報名上課的大多是來巴黎度假的美國和英國人,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個來自馬來西亞的華裔。大家面前的小方桌上,每個人擺放了兩個酒杯和一個水杯,有些桌上還提供麵包和各式的法國起司。

這次參加的是「Super 7」品酒課程,在兩個小時的課程中可以品嘗七種不同代表法國各葡萄酒產區的酒。兩個小時要品七種酒,起初以為無法吸收(知識和酒精),但Olivier幽默但易懂的介紹,讓我這個菜鳥放鬆不少(當然酒精也有幫助)。愛出風頭的紐約客和風趣的英國人此起彼落的對話,也讓氣氛融洽不少。

這次品的酒,是來自法國的香檳(Champagne)、羅亞爾河(Loire)、勃艮第(Bourgogne)、波爾多(Bordeaux)、北隆河(N. Rhône)、南隆河(S. Rhône)和朗格多克(Languedoc)區,具有代表性的七款酒,三白四紅。品酒的順序是香檳、白酒、最後才是紅酒,白酒和紅酒也是由淡雅到濃郁的順序來品酒。


Champagne Lelarge-Ducrocq, Sancerre Domaine de la Garenne 2006

第一瓶是香檳區(其實這句話是多餘的,因為只有來自香檳區的氣泡酒才能叫「香檳」)的較不知名的小酒莊Champagne Lelarge-Ducrocq(23),口味清爽偏乾,細小的氣泡有打醒味覺的效果。Olivier在倒香檳的時候,都是先幫女性倒,然後再倒給男性,法國人果然還是很講究禮儀的。

第二瓶是羅亞爾河區的白酒Sancerre Domaine de la Garenne 2006(15),百分之百Sauvignon Blanc帶來清爽的口感,應該很適合夏天趁年輕飲用。


Meursault Louis Jadot 2001, Crozes-Hermitage Domaine des 7 Chemins 2004

第三瓶是勃艮第區的白酒Meursault Louis Jadot 2001(28€),百分百Chardonnay編織出的絲般順滑口感,讓人一喝就愛上,不虧是勃艮第數一數二的高貴白酒之ㄧ,是我最喜歡的白酒。

接下來就輪到紅酒登場。

第四瓶是北隆河區的Crozes-Hermitage Domaine des 7 Chemins 2004(15),以Shiraz為主的酒體較清爽,可以嘗到櫻桃和皮革的味道(是老師說的,我味覺還沒那麼行。。。)


Listrac-Medoc Chateau Ducluzeau 2000, Cotes du Rhone Villages Domaine du Grand Veneur 2006

第五瓶是波爾多區的Listrac-Medoc Chateau Ducluzeau 2000(22€),混合Merlot和Cabernet Savignon而成的純種波爾多,濃郁卻有個性,餘韻強勁。

第六瓶是南隆河區的Cotes du Rhone Villages Domaine du Grand Veneur 2006(18),有煙燻般巧克力味,香辛味十足。


Corbieres Domaine de la Bouysse 2004

最後收尾的是朗格多克區的Corbieres Domaine de la Bouysse 2004(17),酒體豐厚但意外地很順口,這個是我最喜歡的紅酒。

Ô Chateau Wine Tasting
100, rue de la Folie Méricourt
75011 Paris

【東京】Tokyo Midtown – 21_21 Q Foods & Goods 販賣車

從Galleria走出到Tokyo Midtown周圍的中城公園,就會看到三角型的水泥建築21_21 Design Sight。根據官方網站,21_21 Design Sight是一個「透過設計來看世界的場所」,與其說它是博物館,不如說是個「設計研究中心」、一個思考設計的場所、一個創造東西的地方。這次因為外頭天氣實在太冷了,所以到21_21 Design Sight外頭看了一下就作罷,趕緊回到Galleria室內溫暖的懷抱。

倒是附近停放的兩部相當有趣的藍色販賣車,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這兩部可愛的車子是21_21 Design Sight的販賣車,由日產(Nissan)自動車設計製造、名設計師佐藤卓負責設計標誌。日產以他們出產的Cube汽車為基本外型,設計出了這兩台Q版並趣味十足的車子,取名為「21_21 Q・GOODS」和「21_21 Q・FOODS」

「21_21 Q・GOODS」販賣的是21_21 Design Sight目前舉行的展覽會相關的商品,而「21_21 Q・FOODS」是販賣飲料和輕食(以法式麵包和三明治為主)。由於主打的消費族群是早上通勤途中的上班族,所以飲料和輕食的價錢都約三百日幣左右,比起中城內動輒七八百的價錢,消費起來是平易近人許多。Tokyo Midtown逛累的話,出來到這裡買杯咖啡,邊喝邊在公園透透氣也是不錯的選擇喔。


21_21 Q・GOODS販賣車


21_21 Q・FOODS販賣車


Nissan設計